EN
产业资讯政策法规研发追踪医改专题
跑步“钱”进:中国资本如何爆买美国生物医药资产
产业资讯 财新健康点 2018.09.29 1174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健康点】“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这说的或许就是今年美国生物医药初创企业面对“中国资本”的感受。

健康点发现,今年以来,中国风投和私募资金对美国生物医药产业的投资在多个领域均创下了历年来的记录。彭博资讯、英国《金融时报》、《华尔街日报》、路透社等多个全球主流财经媒体均眷注并报道了中国资本对西方特别是美国生物医药初创企业的投资和购买热情。

其实中国资本的“买买买”热情从2018年就已经为人所眷注。据《华尔街日报》报道,2018年,中国风投和私募对海外生物医疗类企业的投资达到了创纪录的35亿美金,而这一数字四年前仅为5亿美金。

英国《金融时报》认为,中国现在是美国生物技艺初创企业最重要的资金来源之一。美国的生物医药初创企业去年募资大约100亿美金的风险投资资金,中国投资者参与了大约三分之一。

最早眷注报道“中国钱”爆买现象的彭博资讯,今年四月份就发布了一篇报道。彭博资讯引用数据统计企业PitchBook的数据称,截至3月31日的2018年第一季度,总部位于中国的风险投资基金向美国私营生物技艺企业注入了14亿美金,约占此类企业一季度37亿美金募资总额的40%。 

健康点查阅了Pitchbook九月份的统计数据,发现今年迄今为止已经有42亿美金的投资流向美国生物医药企业。来自亚洲特别是中国的资金最多。

中国资本将投资热情转向海外首先或许与本土的生物医药企业的估值泡沫有关。

今年5月,腾盛博药宣布完成2.6亿美金早期融资,其联合创始人兼首席实行官洪志博士是全球传染病领域权威之一,曾在先灵葆雅、Valeant、GSK等跨国药企任职,在创办腾盛博药前是葛兰素史克抗感染疾病领域全球研发资深副总裁。

洪志告诉路透社,“有人告诉我,只要你自己创业,不会有任何融资困难。此前我还没有这种感觉,当我真正这样做的时候,整个过程让人难以置信。”今年5月,腾盛博药完成2.6亿美金早期融资。

启明创投承担医疗健康职业投资的主管合伙人梁颖宇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暗示,有些中国企业甚至还没有开始临床试验就能获得超过4亿美金的投资条款,“我觉得这太疯狂了。”

在中国最近的本土生物医药企业的高估值泡沫下,投资人开始在美国寻求更好的回报。一些中国风险投资企业和资金办理企业已经成立了专门投资于美国和欧洲生命科学企业的基金。路透社列举了几个知名的基金,包括通和毓承、高瓴资本、蓝池资本(阿里高管成立的家族办公室,专门打理alibaba高管们的个人资产)。

今年初,通和毓承在短短一个月领投或参与了四个大手笔融资。包括对位于波士顿的肿瘤免疫疗法新锐TCR2 Therapeutics1.25亿美金的B轮融资,对Viela Bio的2.5亿美金A轮融资,对加州的肿瘤新药企业IDEAYA的9400万美金B轮融资,对UNITY5500万美金C轮融资。今年5月,跨境生命科学技术投资平台汇桥资本集团 (Ally Bridge Group) 宣布,完成对美国生物科学技术企业Grail3亿美金C轮融资的领投。

不少外国媒体认为,中国资本对生物医药职业的兴趣也得益于政府的激励。“中国制造2025”将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作为十大重点领域之一。

希翼能将先进技艺引进中国国内是另一大原因。汇桥资本创始合伙人于凡就告诉《金融时报》:“在前沿革新,原创性和常识产权方面,美国企业通常具有明显的优势,”“大家将致力于把大家在海外投资的一些技艺带回中国”。

路透社称,来自中国的现金流入已经夸大了美国生物技艺企业的融资规模和筹资速度。类似腾盛博药或再鼎医药这样依赖许可协议拿到新药在中国开发和销售权益的企业 ,非常乐意支付溢价去购买海外管线资产。梁颖宇暗示,“中国的兴趣使得美国药企的许可协议预付款从三年前的100万美金或500万美金增补到现在的3000多万美金。”

虽然外部环境对生物医药投资并不友好——比如美国川普政府对中国投资的限制愈发严刻;港交所新政下上市的生物医药初创企业表现低迷——但中国生物技艺投资依然逆风上升。全球知名投资人、奥博亚洲(OrbiMed Asia)资深董事总经理、创始合伙人王健认为,“对中国资本而言,寻找美国生物技艺企业的投资机会很有意义,特别是因为许多中国生物技艺企业在质量和产品管线方面仍然落后于美国同行。”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今年2月,跨国药企阿斯利康宣布,其全球生物制品研发部门MedImmune正经过将企业的6个早期炎症和自身免疫名目剥离出来,成立一家独立的生物技艺企业Viela Bio。新企业将致力于依据疾病深层次原因开发用于严重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治疗药物。

虽然阿斯利康依然是Viela最大的少数股东,但是Viela Bio获得的2.5亿美金的A轮融资中,通和毓承、博裕资本、高瓴资本组成的中国财团领衔了本轮投资。Viela的CEO姚正彬暗示,有意入局的投资者提供的资金甚至超过了自己想要的筹资规模。

当然,中国资本的海外爆买之路也不是没有隐患。

首先当然是逐步升级的贸易战。未来美国政府会对来自中国的投资更加谨慎,这一谨慎是否会蔓延到生物医药领域尚未可知。今年8月美国经过的一项新法律扩大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管辖范围,该委员会审查外国投资是否存在潜在的国家安全问题。 未来这一委员会要在更广泛的范围优先保护美国的新兴技艺,这其中就包括遗传信息等生物信息技艺。

其次,希翼能将美国技艺引进国内的愿望也很难完全如愿。路透社的报道虽然肯定了中国药监部门近年的革新,但依然暗示,“中国市场依然难以驾驭。 在中国展开新药临床试验、获得政府批准进而销售药品都存在巨大的障碍。”

而且美国的从业者也未必都对中国资本双手欢迎。《华尔街日报》称,大量涌入的中国钱甚至让美国的从业者都开始担忧:即担心这会助长美国市场的泡沫,也担心“来自中国的缺乏阅历的投资者会低估投资风险并在经济低迷时逃离。”

 

参考资料:

1.Chinese Money Floods U.S. Biotech as Beijing Chases New Cures,bloomberg;

2.As China builds biotech sector, cash floods U.S. startups,Reuters;

3.China’s Investors Pour Into Western Biotech Startups,WSJ;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