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产业资讯政策法规研发追踪医改专题
廖新波:麻省总医院在珠海起航带来了什么?
医改专题 2014.10.11 593

 

来源:健康界    20141011


日前,广东省中医院、美国麻省总医院、珠海横琴国联康华医疗投资有限企业在珠海横琴新区签订协作框架协议,将在横琴新区建立一所世界一流的医院——美国麻省总医院中国医院,希翼今后中国人看病不用远赴欧美,在广东就能享受到世界顶级的医疗技艺办事。

一家媒体就这事采访我,我的态度根本是:在中国,此刻公共卫生理论还处于模糊阶段,很多事情不可说行也不可说不行。像美国麻省总医院与广东省中医院以及珠海横琴国联康华医疗投资有限企业协作进行医院的这种公私合营,既不是经典的非营利性的PPP模式(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s,公私协作伙伴关系),也不是营利性的股份制市场模式,这在世界也是少有的,所以只能摸着石头过河,至于能走多远,还得看中央政府今后如何拨乱反正正本清源。就此刻而言,美国麻省总医院中国医院只有这么着:试!而且除了试,还是试!但是,总体上我不太看好,因为首要的参照物是港大深圳医院。

我见证着港大深圳医院的诞生,其前身可追溯到十年前就已立项的滨海医院。我之所以支撑港大模式,一方面是整体来说,深圳医改在广东是做得最好的,另一方面是希翼港大深圳医院能给政府、医院和市民一次洗脑:政府为什么要办医院?不办行不行?如何体现政府的仔肩?如何与现行的公立医院运作模式接轨?如何确定公立医院中的营利性和非营利性的边界?如何以人为本?如何敬重医生的工作价值?如何对固有就诊模式实行革新?……如此种种都是观念问题,所以洗脑就是观念的推陈出新,就是港大深圳医院如何将新观念、新模式引入大陆。但是,深圳政府与港大的协作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大胆的尝试,没有一个国家是这样公私合营的,试图用公立医院40%VIP办事来维持其60%的公益性。单从这一点大家也可看出,港大的办理者也不得不承认,港大深圳医院的革新无法脱离国内的医疗现实,不或许完全照搬香港阅历,处置过度医疗、以药养医或许已经超出了港大深圳医院革新所能涵盖的范畴。当前公立医院超过80%的收入属于自负盈亏,而支付准则又过于市场化,必然导致唯利是图。港大深圳医院以比例颇大的特需办事反哺医院运营的路径,正有重回旧路之嫌。话说回来,运转了两年的130元全科门诊打包收费也好,如今调整过后的200元打包收费也罢,抑或高薪养廉,医生年薪最低56万元,最高91万元,港大深圳医院还在继续探索,政府还在继续扶持。如果港大模式可以在深圳复制推行,无疑对中国医改是一个极大的鼓动!

现如今,麻省总医院要在珠海建分院,这又将带来什么呢?追溯麻省总医院的历史,它始建于1811年,是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建立最早、规模最大的教学医院,也是全美历史最悠久的三所综合性医院之一,是世界公认的顶级医院。其实,麻省总医院早与广东有交集。1995年左右,它就已经与广东省人民医院结为姐妹医院,当时还是我一手操办的,而且当时的李兰芳副省长和省外办都积极支撑。我当时也提议将广东省人民医院更名为广东省总医院,但当时政府还没有这种理念,故此提议就此打住了。现在广东省人民医院的很多骨干都曾在麻省总医院进修过。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后来广东省人民医院与麻省总医院了下来。

现在麻省总院、省中医院和横琴三方协作,由珠海横琴国联康华医疗投资有限企业投资,麻省总医院和广东省中医院协同办理和经营。初建规模为500张床位,将从美国麻省总医院引进品牌和技艺、设备,以及优秀的人力资源,办理工作由麻省总医院领衔引导。还将建立科研中心,设立培养中国医学人才的教学训练名目,并展开以中国中医药与西方现代医学相结合为目标的科研名目。该医院其实就是麻省总医院的中国分院,办理、人员、技艺都是美方承担,办营利性的高端医疗,面对国内和东南亚市场。广东省中医院的作用,首要是帮他们在中国落地,派人参与办理、研习技艺、参与分红。抱负似乎很丰满,但是现实呢?问题还是不少的!

首先,麻省总医院中国医院是要办成什么样的医院?临床型还是科研型?临床型的话,大量的医生从哪里来?按照设想,将从美国麻省总医院引进优秀的人力资源,但是或许吗?一个非常简单的计算:美国医生在本土一天看20个病人已经很累了,诊金150美金/人,一天3000美金。如果到中国来,那就不或许低于3000美金。有人天真地说:诊金每人三百元就是了。不愁没有病人来。有钱人会来花这个钱的。问题是美国医生为收你这300元来这扶贫?一次来回机票要看多少个300元呀!明显是成本与收益不匹配,市场经济下,人家医生会愿意大老远跑来中国工作?另外,单单这20个病人的其他收入就能够维持医院的开销和专家的开销吗?何况,麻省总医院的定位首要是专科,每天也不会是看20个那么多。那么,要靠谁来养活医院,是中国医生,是政府,还是广东省中医院?

第二,属性如何处置,广东省中医院是公立医院,以公益性为主,可是麻省并不是。一公一私,两者的意志如何交合,目标如何实现?方向不同,目标势必不同,甚至可以说是背道而驰,那么医院采纳何种模式运营,如何办理?反过来,由于属性未定,那么靠谁养活医院也很难界定,究竟是谁承担全部的仔肩,还是三方各占多少比例,不得而知。就算是属性明确的公立医院,此刻都还如此境况,何况属性未明的麻省总医院中国分院?

第三,麻省将带来什么?是概念、办理还是技艺?我觉得,与港大深圳医院一样,它更多地将带来观念方面上的,特别是在以人为本、敬重医生的工作价值、对固有就诊模式的革新以及医院的定位上,进而增进政府体现其应有的仔肩,形成敬重医生、敬重生命的社会风气,同时缓解公立医院的就诊压力,理顺公立医院与民营医院的办事范畴,为民营医院提供可发扬的空间。

第四,支付准则的支付方式不同。麻省是向商业保险提供办事,广东省中医院是首要为医保病人提供办事。如果麻省总医院中国医院是提供高端办事,那么势必绝大多数的名目需要患者自费。换言之,它只能吸引收入较高的人群,当然如果这局部人群购买了商业保险,减少自身负担的同时也使得中国分院与美国麻省总医院相近,是为享受商业保险者提供办事。倘若该院提供的是根本医疗办事,那么就与广东省中医根本一致,首要面向医保病人,但是医保定点机构是需要实行医疗办事定价准则的。也就是说,医疗办事收费不或许达到150美金/人或者更高,那么更不或许有美国医生愿意来扶贫,该院的运营也将与设想有很大的差距。相较而言,似乎前者与设想较为接近,可是现实是如何定价才能使得患者在珠海得到欧美最顶级的办事,与此同时,中国的商业保险此刻还比较有限,仍有待进一步发扬,这一外部因素似乎对医院又有不小的影响。

第五,经济运作模式不一致,造成价值观的分道扬镳。此刻国内医护人员的工作价值与美国相差太大了,大家是经过薄利多销,过度检查和过度用药来体现,而这些都不是美国的价值观。此刻大家的每床医生与护士比远不及美国,如果他们来到中国后,还是如此的人床比,如此低廉的收入,那么一定会累死他们的;但如果增补人手,则意味着增补人员支出,成本又会不堪负荷,医院一定要喝西北风,这医院还如何运转?就算是请了美国的慈善基金来中国行善,可是如何操纵呢?一是雇佣全自费的义务者,二是使用招募的钱聘请参与者,当然是不高于市场价。但是这时候,大家还要考虑医生流动性的问题,因为流动性太大不利于医院的发扬。

第六,中国人的看病习惯与价值观和美国不同。大家的患者习惯了如果今天看病,就今天去医院排队挂号,并不习惯提前预约。在他们看来,这样好麻烦,特别是已经退休的,直接排队挂号看病在他们的脑海中早已根深蒂固,难以改变。此外,在自付的情况下,大家的患者也已经习惯了几块钱就能挂个号,因此,只有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们才会掏150美金看洋医生,或者只有白领以上、购买了商业保险的人才有能力看世界级的医生,享受世界顶级的医疗办事。

麻省总医院在珠海起航究竟将带来什么?是一次变革、一次颠覆,或者只是一个特区、一个孤岛?大家拭目以待!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