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产业资讯政策法规研发追踪医改专题
蔡江南:为何医生职业在中国没有吸引力?
医改专题 2015.02.12 591

 

来源:新浪财经    20150212


中国医疗卫生体制存在的代表性问题,就是看病贵和看病难。2013年,我国人均医疗费用是1800元,占GDP比重的5个点,其中有三个最突出的问题:人群、地区之间医疗资源分配的不公平;以药养医,药品费用比重全世界最高;医疗条件的短缺。

中国医改为何如此步履艰难

1210日举行的国家卫生计生委例行资讯发布会上,资讯发言人宋树立暗示,截至今年第三季度,共有13家保险企业在全国27个省(区、市)373个统筹地区展开了大病保险,覆盖城乡居民6.5亿人。但是实际上中国的医改进程仍然步履维艰。

衡量医疗体制的两个坐标:筹资与供给

衡量一个国家的医疗卫生体制首要看两个方面:一是看筹资,病人看病最后由谁买单;二是看医疗供给体制,医疗办事由谁提供。这个剖析框架很有趣,中国存在的代表性问题,就是看病贵和看病难,恰好就在这两个坐标上。

我下面举几个有代表性的例子。英国是一个比较极端的情况,从买单角度来说,它首要是经过全民医疗保健体制来买单,公立医院占主导地位。印度恰好是一个相反的极端,看病买单由病人自己掏腰包,而绝大多数医疗机构是私立的。德国的体制正好是印度与英国的折中,既有用率又兼顾公平,是我个人认为比较抱负的体制。

那么中国的医疗体制是什么样的呢?中国在革新开放之前比较偏重于英国的体制,但现在呈现出二元化的特点,即从办理上看,特别是医疗机构的人事办理高度集合,保存了筹划经济的重要特点,但从资金来源看,又非常接近于国外的民营医疗机构,是十分市场化的。就从全国医院的情况来看,90%的收入都来自市场,来自病人,来自医疗保险,只有10%来自政府。

对比美国的医改,从1907年老罗斯福开始,处置全民医保就搞了整整一个世纪,到奥巴马政府才开始着手处置看病贵的问题。美国的人均医疗费用是全世界最高的,有18GDP百分点花在医疗上,是美国经济体中最大的职业。

在一项有关看病贵是否影响就医的跨国问卷抽样调查里,20%的美国人认为有影响,也就是说美国医改花了很多钱,但同时又没有处置全民医保的问题,这是批评美国医改的最大理由。

可以说,与美国相比,大家的医改需要两线作战,更加艰巨。从2009年新医改到现在,据统计数字95%的中国人口已经入了社保,但是据前人保部副部长在2013年的健康产业论坛上说,三大医保中很大一局部是重复计算。中国的医疗产业发扬速度很快,如果按照美国的发扬速度,今后50年中国要面临的就是今天美国的情况,投入大、效率低。

中国医改:体制机制成为革新软肋

中国医改就是在经济增长得很快,健康方面仍存在改善空间的背景下实行了革新。截至2013年,人均医疗费用是1800元,占GDP比重的5个点。这5个点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其中有三个最严重的浪费:

一是人群、地区之间医疗资源分配的不公平,小局部人占用了大量的医疗资源,每个三甲医院和公立医院都有特殊病房和干部病房。

二是以药养医,在5个点的医疗费用上,2.5个点花在药品费用上,这个比重是全世界最高的,没有一个国家花费这么多在药品上!这意味着很多人吃了很多不该吃的药,病不仅没治好还产生副作用。

三是医疗条件的短缺,比如各大三甲医院排队难、儿童就医难等问题,这引发大家思考,为什么在所有东西都过剩的今天,医疗办事系统仍然处置不了短缺的问题?

医改的目标:看病贵与看病难

体制机制成为医疗革新软肋

首先要处置看病贵的问题,就是降低医疗费用中个人的、自费局部在医疗中的比重。医疗费用分为个人费用、政府支出和社保支出。

我认为,中国将来从筹资角度比较抱负的目标应该把个人现金的比重控制在20%或以下,这个我称之为橄榄型的筹资结构,非政府保险占比较大的比重,政府与个人占比较小的比重。如果政府税收比重过大就很容易像欧洲国家那样,一旦经济下坡就会牵扯到社会保险,出现政局动荡的连锁反应。

其次是看病难的问题。从医生的教学结构来看,2005200万医生傍边,本科以上教学水平只有1/3,其他都是所谓的赤脚医生。一方面大家缺乏医生,一方面又存在大量人才资源浪费,近十几年来医学院每结业7人,医院却只增补了1人。更重要的问题是,大家中国最优秀的人才或许根本就没有进医学院!大家中国最优秀的人才或许根本就没有进医学院!

为什么医生这个职业在中国没有吸引力?

在中国,医生和医院是雇员与雇主的关系,结业去了社区医院就意味着前途黑暗,去了三甲医院就是星途坦荡。在这种就业体制下,开诊所这条路是被堵死的,大量结业生出来找不到工作。此外,中国医生的收入与社会平均工资根本持平,但是对比医疗方面比较先进的国家,医生收入达到3~4倍才是比较合理的。

医改的高频词:公益性

什么才是真正的公立医院?那些占了我国医疗办事市场2/3还多的公立医院,90%的收入来自市场和医疗保险,只有10%来自于政府,但是它们也号称是公益性和非盈利医院,完全是挂羊头卖狗肉。比照其他国家的惯例,公立医院应该是认识病医院、传染病医院、老少边穷地区的医院、部队医院等只能由政府投钱的不赚钱医院,这类医院对病人是免费或低价开放的。

在我看来,中国的公立医院比重不需要太大,占医疗机构的1/4就行,但必须名副其实。剩下的所谓公立医院,政府应该放权,特别是人事权,成立董事会独立发扬,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社会性非营利医院,政府只要承担监督就可以了。

在医生资源方面,让大多数医生成为自由职业者,与医院建立多元化的合同。参照国外阅历,建立弹性的合同关系,把设备与专家资源社会化,只有在这样的体制下,医生的多点执业才不是一句空话。

    (原标题:为什么医生这个职业在中国没有吸引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