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产业资讯政策法规研发追踪医改专题
国家医保目录调整在即 药改或迎来大变革
医改专题 2015.03.23 551
  

来源:中国经营报    2015-03-21


《医保目录》又到了调整的关键时刻。

按照此前的惯例,我国的《医保目录》约5年调整一次,上次调整为2009年。而在今年两会上,不少人大代表反映,医保目录更新过慢,亚宝药业董事长任武贤就认为,作为根本医疗保障准则对药品报销的首要参考依据,国家医保目录更新严重滞后。

其后果是,一方面,这让革新药品很难加入市场收回成本,阻碍了制药职业革新;另一方面,我国医保品种数量太少,比例明显低于发达国家,我国患者自付比例占医疗费用总支出的35%,而百姓看病实际支付比例依然过高。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此刻,国家医保目录调整已加入节点,相干部门也正在科研新的医保目录的制定方式,同时也在考虑药品的价格机制革新,一场变革即将开始。

更新缓慢

我国于1999年建立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准则,2000年制定了第一版医保目录。该医保目录实行4年后,于2004年实行了订正。

200912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了2009年版《国家根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这是我国医保目录出现以后的第二次订正。从2009年订正医保目录到现在,已经有5年多的时间没有更新。

按照2009版国家医保目录,共有西药和中成药品种2151个。西药局部共有药品1164个,中成药局部共有药品987个。国家医保目录的药品被分成甲、乙两类,西药局部有甲类药品154个,乙类833个,中药局部有甲类药品349个,乙类791个。另有20个药品为仅限工伤保险用药,4个药品为仅限生育保险用药。

按照国家有关限定,甲类药品是指由国家统一制定的、临床治疗必需,使用广泛,疗效好,诸如此类药物中价格低的药物,使用这类药物所产生的费用纳入根本医疗保险基金给付范围,按根本医疗保险办法的限定支付费用。也就是说,甲类药品产生的费用由国家医保基金全额报销。

此外,对于国家医保目录中的甲类药品,各省医保目录无权调整。

而乙类药品是指可供临床治疗选择使用、疗效好、诸如此类药品中比甲类药品价格较高、由根本医疗保险基金局部支付费用的药物。使用这类药品,先由参保人员自付一定比例,余额再纳入根本医疗保险基金给付范围。

由于各省限定不一,乙类药品各省患者支付费用不一,一般为10%~30%。另外政策还限定,各省可以少量调整国家医保乙类目录药品名单,但调入调出药品数量不应超出乙类药品总数的15%

国家医保目录更新间隔长达5年,这使革新药品难以加入医院销售,严重影响了革新药品对患者的可及性。任武贤暗示。

由于缺乏对革新药物的激励机制,国家医保目录报销的独家革新产品个数仅占目录中药品总数的20%,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平均值为51%。业内人士认为,革新药物的及时报销可以帮助企业早日回收研发成本,激励研发投入,对新药研发意义重大。

任武贤举例,至今没有肿瘤靶向药物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导致我国肿瘤药物的研产品数目与其他发达国家有显著差异。此刻我国肿瘤药物在研产品数量仅有11个,美国有272个,英国有41个,韩国有40个。

对于现行医保目录的修改也已成为今年两会上的焦点。多位代表委员暗示,现行目录已经施行五年时间,该版本已不能适应医保覆盖面增补、医疗消费需求增补的请求。

贝达药业有限企业董事长丁列明也对外暗示,应标准医保药品目录更新调整周期,健全医保药品目录遴选的科学评价机制。由于调整间隔太长,新药上市后只能等待下一次的目录调整才或许有机会加入。

而滞后的目录调整显然已不适应当前新药研发上市速度和民众对更佳治疗效果的追求。而在美国、法国,新药从上市到加入报销目录只要六个月,德国、英国仅为一个月。

药改变革

据记者了解,因为日新月异的新药开发和技艺进步,医保目录调整早在去年就已开始酝酿,但之所以推动缓慢则是因为如今药品的价格决定机制要实行革新,药品不再行政定价了,因此这也就意味着医保目录不再是简单的增补新名单的问题了,而是要和医疗价格联络在一起,因此相干部门需要统筹考虑,拿出一个一揽子筹划。

一位业内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暗示,此刻药品价改的根本思路已经确定,其中包括了取消药品政府定价,经过医保控费和招标采购,药品实际交易价格由市场竞争形成,根本取消原政府制定的最高零售限价或者出厂价格。革新方向是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大幅缩减政府定价种类和名目,具备竞争条件的商品和办事价格原则上都要放开。取消绝大局部药品政府定价,下放一批根本公共办事收费定价权。

上述业内人士认为,除了目录更新慢以外,国家医保目录中药品的范围也有待扩充。据任武贤统计,我国国家医保目录中报销产品个数占可使用药品品种个数的比例仅为国际平均水品的二分之一,也就是说,国际上被纳入保险的药品品种大约在4000种左右。

到药店买药,实际用医保结算的还是比较少,再加上我国对医保报销限定了比较高的门槛,门槛各省不同,比如对北京居民来说,大局部年医药费1800元以上给以报销,退休人员1300元以上可以报销,报销金额还要按一定比例,这导致实际上我国居民承担了大局部医药费。该人士说。

统计显示,实际上我国居民医药费开支自己支付的比例占65%,而国家医保支付只有35%。任武贤认为,我国患者自付费用占医疗费用总支出的比例过高,这与发达国家12%的自付比例平均水平相比存在着较大差距。

按照1999年工作和社会资源保障部(现在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文件,国家医保目录原则上两年调整一次,但是第一次调整就是4年,第二次是5年,现在5年多了依然没调整。任武贤认为,国家医保目录从没按照请求实行更新,而为了职业的发扬和减轻老百姓看病负担的需要,应该遵守1999年的请求,每两年动态更新一次。

此刻,职业内请求加快医保目录更新频率的呼声很高。中国医药企业办理协会会长于明德认为,医保目录更新时间可以两年或者三年,而对革新药加入医保目录则必须给以重视。

在发达国家,由于体制不同,支付医保费用的首要是商业保险企业而非国家的社保基金。商业保险企业会在第一时间将革新药纳入保险,同时为了降低医药费用开支,这些保险企业会和制药企业谈判,最终迫使这些革新药企业降价,以换取销售量的扩大。

但是在中国,政府投资的社保基金很难实现商业企业的灵活性。于明德创议,可以由政府制定一个针对革新药报销的单独准则,这个准则不同于甲类药物的100%和乙类药物的80%或者90%,可以定为40%或者50%,按照国家财务情况不同实行调整。

任武贤的创议与此类似,他在今年两会的提案是国家在甲类、乙类药物的基础上再建立一个丙类药物目录,专门为临床必需的高价值药品提供独立的报销途径,这局部药品首要包括革新药物。而丙类药物准则的制定由患者、学术专家、临床专家、职业专家多方面协商确定。

于明德则认为,国内的革新药物实际并不多,如果按照国际上真正原创的药物来看,我国一年最多三四个,而国外有,中国没有的这类革新性药物,每年会有几十个。

并不是所有革新性药物都需要给以报销资格,这要考虑到临床必须性。实际上国内需要在报销上给以绿灯照顾的药品,每年不足10个,这样对政府的压力并不算太大。于明德说。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