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产业资讯政策法规研发追踪医改专题
医改究竟是谁的医改
医改专题 2015.04.17 508
 

来源:新康界/林玲    2015-4-17


医改究竟是谁的医改,药改能否处置医的问题,能否成功和受欢迎,是否懂办理,就值得深思和探问。

昔时两年非基挂网迟迟无发展,如今好不容易加入招标年,安徽、福建、湖南、浙江、天津、北京等地传来的一刀切腰斩药价的消息却让苦心期盼数年的医药职业集体陷入八面受敌。

中央进一步强调公立医院需要回归公益性,在简单将药品经营表象定义为一切医疗机构问题的元凶,而不剖析内中成因,甚至连职业沟通和对话都不屑于做,直接以强制政策粗暴武断一刀切地强令企业降价,不接受就出局的史无前例的医药严冬中,更需要从专业化办理的角度沉着地思考和加以健全,幸免政策的利刃将医药职业舞伤,而民众就医负担更加沉重,医疗机构问题依旧,极大偏离医改初衷。

医的问题药来扛?

医改近年缘何突然改换目标主体和方向,单方面演变成药改?各种医疗问题的根源诊断和医改定位是否准确,治理办法是否得当?为何对出现问题的医疗机构避之不谈,而将问题抛给其他职业?市场化与公益化是否无法协同?国企式的医院办理是否适应今天的中国国情,会否继续造成国家资源投入负担累累压力山大,一面喊着不够用,一面严重浪费,滋生各种贪腐问题,效率和效益继续低下,办事和办理严重缺位,与发扬中的民众需求更加遥不可及?医改为何对医疗机构如此不痛不痒,却把下游医药职业当成治理对象,对于个体治疗成本遍及上涨和民众满意度不加考量?

医疗机构的专业化办理和监管缺失以及体制弊端造成问题丛生,如果不追根溯源,从根本上强化和健全,提高医院办理水平、医疗技艺水平、职业标准性及办事水平,提高患者地位和保障,提高全民健康认识和健康增进教学降低发病率,确保医疗机构的合理需求和根本保障,有用控制医疗费用无度上涨,提高民众的信任度和满意度,偏离问题的根源和实质,就会越跑越偏,国家负担沉重,药企全面倒下,医疗费用越来越虚胖,民众越来越抱怨。

一面靠药品收入维持医疗机构运转,一面却将医药企业和职业的生存发扬弃之不顾,不从根源上治理大处方、大医疗,设定医疗费用个体和总体控制请求,提高医院办理水平、医疗技艺水平和办事标准性以合理降低费用支出,简单用费用加减法的方式让医药职业代其受过,变相激励医院偷梁换柱另寻替代,鼓动大检验、大器械迅猛攀升,鼓动医疗费用全面猛涨,用人均费用、院均费用、总量费用模糊对比遮蔽个体费用实际全面上涨,用增大总费用的方式稀释药占比,继续全面拉高医疗费用增长。用加减法填窟窿的方式其实是个伪命题,问题核心不触及,只会继续加剧和恶化,导致医疗费用持续脱缰。

市场化、公益化难协同?

市场化与公益化并非对立,剪掉医疗机构市场化的翅膀,只会将其孵化成一切伸手靠国家,机构臃肿,效率和办事低下,门难进脸难看的当代衙门,不仅药企的日子更难过,民众的不满意度和不信任度也将爆表。

我国公立医院靠国家投入作为根本保障,市场办事作为其他费用平衡的双重机制是现实国情,中国作为高速增长的重要经济体,国际地位和民众需求持续上升,也需要给国民更好的医疗保障,不能按缺医少药的俄罗斯等国公立医院的准则照搬,更不能倒回到筹划经济时代。国企费用奇高、效率和办事差、效益倒挂、贪腐严重,不能成为公立医院的模板和方向。

更适合现代中国医疗体系的应是:一方面给医院办理者们手脚松绑,在确保公立属性的前提下,给予医疗机构市场化的运转机制,激励经过办理水平提高开源节流,经过医疗技艺和办事标准性提高降低费用,同时加大全民健康教学和医务人员学术常识更新力度。另一方面给院长们上紧弦,必须有用提高医院办理水平降耗挖潜,不把手简单伸向国家和患者。全面提高医德、医术、医品和医疗办事,找回医患一体的初心。专业化办理和监管必须就位,找准根源对症下药,角色厘清,责权分明,才能真正治标。一切推给国家,推给其他职业,将医的问题板子打到医药职业实有不妥,放过了问题,继续纵容其变本加厉地恶化。专业化办理才能有用幸免简单运动式办理一抓就死,一放就乱、经不住时间考证和专业化推敲的各种乱象,符合国家简政放权、一切围绕市场化实行的革新认识。

实质化办理亟待归位

医疗机构回归公益性提议了多年,就医难就医贵为何依旧难解?须将医改的办事主体和验收主体回归为患者,而不是医疗机构和医改专家,让民众消费得明明白白,安心满意。很多患者都能发现的问题,为何医院未经专业审方核费的内部复核流程就能直接划价开单?如果象其他职业一样激励患者有奖投诉和维权,医疗机构还会认为与己无关,继续任这样缺乏监管的机制畅行无阻吗?

任何革新,如果不触及实质,不给予相符合的责权,将本是经营办理者的院长们和同是医疗机构现行体制受害者的医药企业和本应是上帝,如今只有买单权的广大民众排除在外,与职业办理和现代办理相悖,关起门来理论化设计,强制推行,药企抱怨持续的同时,民众见解更大。医改究竟是谁的医改,药改能否处置医的问题,能否成功和受欢迎,是否懂办理,就值得深思和探问。

如果不去构建体制和体系,无法请求现在的医生和老专家们一样耐于清贫恪守清廉。如果仍以筹划经济和理论科研的思维,缺乏经营办理和职业办理概念和阅历,国家和职业,患者和医疗机构自身都将陷入困顿。如果对医药整体链条缺乏实际了解和运作阅历,缺乏深刻而通畅的整体设计和实操可行性,每实行一步才发现设想与实际脱节,再来研习科研,继续理论设想和拍脑袋,医改效果可想而知。强行降价,强行换药,置药企生存和民众用药安全于不顾,之前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丝毫未处置,还将衍生更多的继发问题。

    各行各业不能偏离实质化办理,创议革新步伐放慢一些,稳准一些,幸免当年轰轰烈烈卖医院,如今轰轰烈烈卖药房搞托管和联建;当年大处方,如今大检验、大器械,民众看病更贵的囧象继续上演。幸免理论化和数字化办理把医疗机构和医药职业指挥得团团转,偏离专业化办理和让人民群众满意的实质化主题。多设几家象北京协和医院这样优医术、优办理、优办事,经过有用提高办理合理控制医疗费用的现代医院典型,有条不紊地推行,真正用专业化办理和专业化常识为民造福。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