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产业资讯政策法规研发追踪医改专题
朱恒鹏:对三明药改观点的几点澄清
医改专题 2015.04.21 452
 

来源:新康界    2015-4-21


最近经济观察报《三明医改孤岛:革新好榜样,模式难复制》一文采访了朱老师对三明医改的看法,但是就医改政策能不能让医药企业倒掉这个问题,文章引语对朱老师的原意理解有较大偏差。资讯报道常因篇幅局限,涉及革新常有诸多复杂之处不能尽现,因此在此推出详细说明~

报道原文引述有误之处:

按照应亚珍的测算,如果向全国推行三明医改方案,2013年全国实际产生的药品费用5268.8亿元,就会缩减到2792.5亿元,挤掉了2476.3亿元的药价水分,大概相当于一个二线城市全年的国民生产总值。

这相当于要死掉80%的医药企业,会导致多少人失业?这对社会稳固的压力是极大的。朱恒鹏暗示,假设全国都推行三明医改,那么可以想象的是,哀鸿遍野将是医药企业的一片惨象。因此,在制订医改政策的同时,绝不能将医药企业的需求排除在外。

我和经济观察报记者沈念祖实行了沟通:“‘因此,在制订医改政策的同时,绝不能将医药企业的需求排除在外。这个你是误读了我的意思了,我不会说这个话的

以下是大家的交流内涵,为便于阅读,我不再加引号。

政策制定确实需要考虑医药企业的发扬,但考虑的是职业公平竞争,优胜劣汰

这里我需要详细和你说明一下,我确信我不会说在制定医改政策的同时,决不能将医药企业的需求排除在外,因为我本身就没有这样的想法,我的视角是站在对政府作为模式的把握上。

我的想法准确地表述如下:1.中国此刻在医院销售的药品中,有一局部临床上没有什么疗效,业内的说法为安全无效药。它们唯一的功效就是给医院返利给医生回扣,也就是变相实现医院医生的垄断利润的工具罢了。2.还有一局部药品临床有用,但是要么生产企业严重缺乏效率、要么质量不稳固不可靠,这些药品和药企本该经过医药职业的公平竞争优胜劣汰被淘汰掉的,但因为政府集合招标政策给地方政府了一个强有力的地方保护工具,加之这些药企也能够经过地方关系给医院返利给医生回扣从而能够长期生存下来。这就是二十多年了中国的医药企业始终是五千家左右,始终处于多、散、小、乱格局,始终无法实现市场集合的原因。所以从道理上讲,上述两类药品及其生产企业都应该经过公平竞争优胜劣汰被淘汰掉。

医药企业优胜劣汰的两种方式:政府主导VS市场竞争

淘汰上述这些药品和企业有两种方式:一种就是政府利用行政鬼蜮伎俩实行筛选也就是政府主导模式,恰恰正是这种模式导致了医药产业多散小乱的格局。因为当政府把握了利用行政鬼蜮伎俩筛选企业的权力时,他们也就拥有了利用这个权力实行地方保护以及寻租的鬼蜮伎俩。上述两类企业尤其是第二类落后药企之所以能够长期生存下来,正是地方政府利用政府集合招标、行政定价及行政命令本地医院必须采购本地企业药品(必须选择本地配送企业)等行政鬼蜮伎俩实行地方保护的结果。三明医改可以不考虑保护本地医药企业(就业、税收、GDP),因为三明这个地级市没有多少医药产业,但是福建省政府不或许不对当地企业实行地方保护,同样,浙江、广东、北京、上海,哪个省市政府都会利用行政鬼蜮伎俩实行地方保护,也就是说正是政府主导模式赋予了地方政府尤其是省一级政府实行地方保护的权力和鬼蜮伎俩。三明医改模式意图利用政府的行政权力之矛戳穿政府的地方保护之盾,怎么或许?

中国之所以出现省际间市场分割(中国省际市场壁垒要高于欧盟成员国国家之间的市场壁垒),原因就在这里。一个明显的规律是,政府干预权力越大的产品,政府采购或者政府干预采购比重越大的产品,地方国有部门公有机构采购比重越大的产品,往往地方保护越严重,该产业多散小乱格局就越严重,地方性落后企业就越能够生存下来。而政府部门及局部大权在握的官员利用行政管制权力和不良药企勾结实行寻租,是上述两类药品企业尤其是第一类药品大行其道的原因,可以说每一个临床安全无效的高价药后面都有官商勾结的影子,这些安全无效的高毛利药品正是经过政府集合招标加入地方中标药品目录并大卖特卖的。。

所以,三明可以雷厉风行地砍掉一百多个高毛利药品,问题是其他把握了药品加入本地市场生杀予夺大权的地方主政官员也会这样干吗?其实,业内包括医院院长和医生,也包括招标部门都非常清楚这些高毛利药品的真相,这些高毛利药品之所以能够加入各省市的中标目录并大卖特卖,正是大家上面说到的原因使然。三明医改不可复制之处就在于,它完全依赖于三明出现了一位不仅熟悉药品猫腻而且不利用手中权力寻租的廉能官员且当地也没有多少医药产业需要地方保护这样一个小概率事件上,三明医改主政者是位王安石式的人物,这一点根本不可复制。

行政权力干预医药市场竞争的风险

简言之,如果让政府利用行政权力来筛选企业,那么最终的结果就是,一方面政府利用这种权力实行地方保护,一方面一些官员利用这些权力实行寻租,这两种现象都导致了优不胜劣不汰结果,医药产业之所以长期多散小乱正是这个原因。因为政府之手的不当干预,这个职业无法经过公平竞争实现优胜劣汰。与此同时,正是因为政府利用行政权力这个有形之手直接干预市场,所以也给了落后药企鼓动员工找政府闹事的理由,所以每次政府利用行政鬼蜮伎俩筛选企业或者强行降价时,就会有医药企业员工群体性到政府抗议的事件,这反过来又给地方政府不能淘汰落后企业的压力和理由。也就是说,正是由于政府过度干预导致被淘汰企业找政府施压,这个很容易理解嘛,你把我筛掉了,砸了我的饭碗,我当然找你闹事!正因为如此,我的判断和结论是,注意这才是我的本意,这种一两年内将药品销售减少2500亿元,相当于让国内一多半药企关门倒闭的激进政策没有一个省市政府能够做得到。

注意,是利用行政鬼蜮伎俩在两年内砍掉2500亿元,等于关掉一多半医药企业,政府之手做不到,这是休克疗法!我这个判断是实证判断而不是价值判断。

理顺医药市场要靠根本性体制机制革新

    淘汰这些药品和落后企业的第二种方式是:放开市场竞争,让医药企业自由竞争公平竞争,把药品采购权和定价权完全交给医院,把处方权完全还给医生,如果绝大多数公立医院院长不再采购上述这两类药品,如果是千千万万个医生不再处方这些药品,导致这些药品失去了市场,从而导致这些企业不得不关门倒闭,这些企业办理层和员工是不会也不能找政府闹事的,医生不愿意处方这些药品,管政府啥事?这个问题涉及到理顺医院和医生激励机制的问题,三言两语说不清楚,我会专文论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