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产业资讯政策法规研发追踪医改专题
开源!新药研发新模式
研发追踪 2015.04.13 712

来源:《E药经理人》 梁振    2015-04-13


本文来源于《E药经理人》2018年3月刊,编译自《科学- 转化医学杂志》第1 7 1期,原文标题:An End to the Myth: There Is No DrugDevelopment Pipeline

已经有足够多的证据证明,现行的药物研发体系不合时宜、不具备可持续性,它正在让患者,这个最重要的客户失望。一款新药从研发到上市的费用总计要超过10亿美金,时间在10~15年之间。而新药加入Ⅰ期临床阶段的淘汰率更高达92%。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亟需新疗法的患者需求并未得到满足。

现行研发模式难以为继

7000种罕见的基因疾病中,绝大多数没有任何的治疗鬼蜮伎俩。这其中局部的原因在于此类患者人口比重低、地理位置分散,所以企业和科研机构对实行临床和转化科研所需要的数据实行充分搜集变得十分困难。而缺乏明确的报销政策也让针对这些罕见病的新药研发看不到收益希翼。

尽管监管力度增大、经济形势低迷等外部压力让新药研发和审批进程放缓,但最关键的问题出在研发体系本身。它诞生于产业时代,也适应了那个时代原材料极度缺乏、各职业高度竞争的特点,但是现在它既不能很好地增进转化科研,也不能更加科学地对研发过程实行管束,还不能让新药上市与报销政策尽快地接轨。

现行的药物研发经常被描述为一个闭合的线性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从最开始的确认靶点到最后的批准化合物虽然构成了线性的完整流程,但是各环节相互之间却是割裂的。它把复杂的研发过程过度简单化,所以药物研发所涉及的首要参与者以研发过程线性化的理念,习惯性地选择研发系统和办理工具用来引导自己的名目。而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研发过程的各组成局部存在平行、重复、各顾各的问题。

然而,世界已经步入信息时代,信息成为整个社会的首要商品。而信息的高度充裕也为不同职业主体之间从竞争转向开源协作模式提供或许。这种开放、多方协作的模式已经在诸如音乐、出版、半导体、App开发等信息产业中获得成功。

生物科学技术企业、大型制药企业、政府监管部门、医疗保险企业、患者福利组合、学术专家、职业科研机构,所有参与者都应该认识到药物研发是一个整体,作为整体,它超越了各个局部的局部诉求,需要各个局部紧密协作。而协作的前提就是建立一种开源协作模式,让新药研发所需的人力、物力资源都能以一个清晰的结构聚拢,从而让整个研发体系也变得清晰、高效。

那么,在信息时代下的研发新模式都需要什么?


新型研发模式需要能够把具备基础科研和转化医学能力的科学家资源、临床办事资源、客户资源、患者资源、职业组合资源,以及政策、监管、报销方面的专家资源,统一于一个系统之内。让这些彼此差异性巨大的参与者能够顺遂协同,协同办事于药物研发。

处置这个问题的一个方式可以是重新梳理转化科学的整个生态系统。基于整个转化科学生态系统的研发新模式本质的特征就是公布与透明。这种模式追求建立一种开放、协作、协同的新药研发系统。在此系统中,参与者在研发过程中的不同动机被弱化,同时,研发过程中由参与者所造成的细微差别得到承认。它为药物研发提供了一种从系统和整体出发的视角,而非只专注于传统研发模式中单独的局部。现行的研发模式过多强调研发过程中不同参与者之间的边界,系统思考请求从整体的角度看待药物研发,研发过程中的各个子过程相互之间紧密联络,不再是彼此分割而形成循环往复的反应机制。

在这一过程中,与患者用药安全、药品福利、疾病护理相干的机构组合的作用应该被格外重视。因为这些组合往往对于某一疾病有着长期、深刻的眷注和科研。而新药研发经常因为Ⅱ、Ⅲ期临床试验入组患者例数未达标而延迟。将这些机构组合在新药研发和临床前科研的早期阶段充分引入,利用它们手中的患者资源和疾病资源,可以缩短整个研发时间轴,增强整个研发体系的协同效益,从而使新分子实体研发投入减少两亿美金甚至更多。

此外,新药研发高度依赖于一般性基础设施、共享工具和科研各方的协作意愿,即以研制出新药作为优先级对整个研发过程重新架构。

引入上述新型研发模式之后,一般性基础设施、共享工具在一个更有整体性的系统中就具备了开源的特征。共享后的数据集合比任何独立的科研者或机构所能建立的数据集合在数量上更大、可用性上更强。比如高质量抗体等常用工具的普及就极大地提高了科研的广度和深度。

实现数据共享则离不开将竞争前阶段扩展到临床试验的Ⅱ期b阶段,只有如此制药企业才能够把竞争重点从确认最佳的药物靶点转移到研制最佳药物上来。而竞争前阶段想要得到延展则又离不开共享此前被认为具有专利权的数据信息,比如临床前科研数据和失败的临床试验数据。而这一阅历在其他职业已经得到证明,比如半导体职业。其阅历显示,大规模的公私协作名目投入、与大学内科研机构的深度结合、为科研人员提供适当的激励机制对于加入竞争阶段前的开放协作至关重要。在这一个系统傍边,所有参与者都应该能在竞争前阶段实行协作时得到相符合的奖赏和补偿,如此才能让新药研发具有可持续性。

这个新模式的重点就是转变研发常识,使新药研发更有用率。这种转变请求药物研发的所有参与者都以最终产出新药作为目标,不再拘泥于传统的研发互动和彼此竞争的系统设计之中,让各方从专利保护的过分担忧和研发者内在的骄傲心理中解放出来。毕竟,药物研发的最终目标在所有人心中都是一样的:把安全、有用的药物,用尽量少的时间、尽量经济的价格,源源持续地提供给消费者。

而这种药物研发的新模式所遇到的挑战是职业内遍及存在的。比如,虽然由公共资金支撑的科研名目为私营企业实行新药研发提供了必要的基础资料,但这些公共课题往往还在科研那些已经被充分定义过的蛋白质。例如,2009年颁发的科研报告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过65%的科研对象仍然是早在20世纪初就已经被大量科研过的50个蛋白质。这样造成的结果就是此类科研所眷注的只是人类疾病中所显示出的一小局部基因和蛋白质。因此,还有数量巨大的药物靶点仍未被科研发现。

虽然研发界一直对人类未知基因组的探索抱有兴趣,但是想要获得公共资金的支撑,研发者必须提供大量的背景资料和理论支撑。所以,在现行的公立名目中,对于此类未知探索的名目经常得不到帮助。这造成很多蛋白质仍然没有被标识,而很多潜在的新药靶点也没有被发现。

另外,现在科研人员对不同疾病的认定首要来自于这些疾病的表型特征,但往往忽视了它们背后生物通路的相似性。不同疾病之间虽然分子通路不同,但本质上,疾病的生物学原理是可以相互借鉴的。构成细胞和组合的通路并非是线性的,它们相互之间高度连接并有着多重的信息闭环。这些信息闭环之间又产生出数量巨大的细微差别。

新型研发模式的成功离不开公立机构、私人企业、个人愿意主动承担由这一巨变所带来的风险。除了企业和公立科研机构以外,更多的研发主体应该被赋予更多的参与权。而对于每一个正在忍受疾病困扰的个人、家庭,他们对于这种新药研发模式带来的风险具有更高接受度。 (生物谷Bioon.com)

原标题:研发新模式:开源协作才是出路
您或许感兴趣
这25个药品已被注销,全国停用!
国家药监局、人民日报等 2018.11.05 4499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