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产业资讯政策法规研发追踪医改专题
医疗零售化的源动力及其在中国的挑战
医改专题 2015.10.26 573
 

来源:村夫日记    2015-10-26


医疗办事领域一向是严肃和封闭,因为这事关每个人的生命,需要非常严谨的态度和标准来制约医患双方,从而最大限度的为病人提供优质办事。但是,随着整个市场潮流的发扬,医疗零售化正在得到越来越强大的驱动力,成为未来医疗办事中不可忽视的一局部。

所谓的医疗零售化,指的是引入零售业态的手法来提供医疗办事,从而提高医疗办事整体的办事能力。零售业更多的是以客户为中心,提供从售前到售后的全链条办事,核心是经过提供优质的办事来为产品的销售提供附加值。而医疗本身即是一种办事,并不是为产品提供附加值。所以医疗的零售化更多的是集合在办事本身,更多的以病人为中心,提供全链条的从诊前到诊后的办事。但医疗零售化的终极目标更多的是以疗效为核心,所有的办事和药品等鬼蜮伎俩都是围绕着这个目标展开,这也就请求医疗零售化并不简单的是办事好就可以,办事质量更为关键。

之所以有医疗零售化的潮流,是因为原先以医生为中心的模式无法真正去查核医疗办事质量,这导致支付方和病人都不满意。支付方认为医疗办事的质量得不到包管就意味着病人重复就医,小病变大病的或许性增补了,也导致了医疗支出的大规模增长。而病人则认为医疗办事质量关系到自身的身体情况和经济承受能力,质量不好不仅浪费时间和金钱还加剧了自身的痛苦。

因此,医疗零售化的源动力来自支付方和病人,但在整个医疗办事过程中,病人是最大的弱势群体,他们希翼革新的需求一直非常强烈,但面对庞大的机构一直无能为力。整个市场趋势的核心是支付方来鼓动的,而非病人,这一点对于理解市场是非常关键的。

美国在2013年正式实施的医改是以价值医疗为基础,也就是说是以疗效作为赔付的准则,这带动了原先暗流涌动的零售化浪潮,在昔时的几年,不仅原先的零售诊所获得了大发扬,很多新型的连锁诊所也得到了很大的驱动力。即使是大型医院,也开始大规模的建立零售化的诊疗中心来为用户提供办事。平心而论,零售诊所的大规模发扬此刻还首要集合在医疗办事的可获得性上。因为美国用户获取医疗办事需要一定的等待时间,价格相对较低的零售诊所无需排队,有助于大量小病的快速处置,幸免了病人前往昂贵的急诊室。因此,美国医疗办事的可获得性增长是能在短期内快速控制医疗费用的一个重要鬼蜮伎俩,但随着可获得性的提高,病人疾病的及早发现和康复等办事的发扬为以疗效为核心的医疗办事提供了发扬的基础。

随着美国市场医疗零售化的发扬,各方对于中国市场医疗零售化的发扬也抱有很大的期待。随着民营医疗的发扬,中国医疗的办事能力得到了一定的提高,但在办事质量上始终没有很大的进步。而且,民营医疗在整个基础医疗领域也发扬的非常弱势,无法真正去鼓动医疗的零售化。但是,中国少局部公立医院和一局部民营医院在技艺含量较低的一些专科领域确实提供了一些值得参考的发扬范例。比如在妇产科领域,只要技艺能力合格,如果能配上优良的用户体验和优质的办事,自然能鼓动医疗办事的良性发扬。

但是,这毕竟只能集合在少数领域而无法全面铺开。在面对医疗机构的时候,中国病人更多的还是弱势群体,他们对优质医疗办事的需求特别是中青年一代的需求正在大规模的增长。但每个病人都是极其分散的,他们没有办法和能力去组合起来强迫医疗机构实行革新。即使是此刻的互联网医疗企业号称自己有多少用户数,其整体的意义也非常弱,这些所谓的用户数并不是冲着互联网企业而去的,他们是冲着医院和医生本身,这样的变革是很难产生的。

因此,中国医疗零售化的源动力将如同美国一样,首要是由支付方带动的。但是,中国支付方对办事方是整体弱势的,在短期内是没有能力去鼓动办事方按照自己的意志来实行革新的。当然,中国的医改不仅是支付方鼓动,更首要的是政府在鼓动。但是,面对长期被压低的医疗办事价格,政府始终将目光集合在产品方上,试图经过打压产品价格来缓解医疗支出的压力。因此,政府甚至对医疗作为的标准都没有实行很好的控制。虽然自今年以来,医改获得了一些重要的政策鼓动,但政策的实施是需要时间,收效也是较为缓慢的。

    因此,中国医疗零售化在短期内更多的还是偏向概念。体制外的商保加基础医疗的办事或许能取得一些突破,但这个难度也不小,单个区域密集布点后的快速突破或许会产生机会。总体来看,医疗零售化正如互联网医疗一样,此刻还是停留在表面难以深刻,但线下的医疗变革是长期的趋势,现实情况下如何选择合理的发扬路径将是决定能否鼓动各种模式在中期内成功的根本。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