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产业资讯政策法规研发追踪医改专题
医疗费用五年年增长近两成 达7083亿元
医改专题 2015.12.25 590
 

来源:经济参考报    2015-12-25


在医疗费用快速增长的背景下,医保基金正面临越来越大的支付压力,多省份统筹基金结存偏离满足69个月支付需求的红线。

剧增医疗费用年均增长近两成

人社部近日发布的《中国社会保险发扬年度报告(2014)(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14年,职工根本医疗保险参保人员医疗费用为7083亿元,比上年增长15.2%,比2009年增补4218亿元,年平均增长19.9%

具体来看,普通门()诊次均费用为157元,比上年增补6元,比2009年增补44元,年平均增长6.8%。门诊大病次均费用为466元,比上年增补3元,比2009年增补68元,年平均增长3.2%,住院次均费用为10095元,比上年增补402元,比2009年增补2465元。

此前由复旦大学牵头的健康风险预警治理协同革新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预计2015年我国人均医疗费用的年度增长率为14.33%18.24%,明显高于2013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8.97%的粗增长率。

物价的波动和卫生费用的变化不呈正相干,而且政府、社会和个人三方中任何一方卫生支出的涨幅都超过物价涨幅。可见,物价波动对卫生支出的影响有限,不是卫生支出快速增长的首要原因。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文学国暗示,四年来,个人卫生支出金额大幅上涨,政府对医疗卫生的巨大投入并没有减轻个人的直接负担。

专家认为,人均医疗费增长速度过快,严重侵害公共利益。如果人均收入增长率低于医疗费增长速度,意味着看病负担逐年增补,导致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等现象产生。

为处置这一问题,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的《有关城市公立医院综合革新试点的引导见解》提议,破除以药补医机制,试点城市所有公立医院推动医药分开,采纳综合办法切断医院和医务人员与药品间的利益链,健全医药费用管束准则,严刻控制医药费用不合理增长。到2017年,总体上个人卫生支出占卫生总费用的比例降低到30%以下。

承压 多地基金结存偏离红线

高企的医疗费用不仅增补了患者负担,也给医保基金造成巨大压力。

《报告》显示,职工根本医疗保险结存持续增补。2014年,职工根本医疗保险统筹基金累计结存5537亿元,比上年增补731亿元,增长15.2%,比2009年增补2876亿元,年平均增长15.8%

相比之下,基金的支出增速更快。2014年,基金支出6697亿元(统筹基金支出4160亿元,个人账户支出2537亿元),比上年增补867亿元,增长14.9%,高于收入增幅1.1个百分点,比2009年增补4067亿元,年均增长20.6%

人社部社会保障科研所所长金维刚此前曾暗示,从2013年的情况来看,全国有225个统筹地区的城镇职工医保资金出现收不抵支,占全国城镇职工统筹地区的32%,其中22个统筹地区将历年累计结存全部花完。在城镇居民医保方面,2013年全国有108个统筹地区出现收不抵支,医保资金已经不堪重负,而且现在各项医疗保险基金支出增长率均超过收入增长率。

按照准则设计,统筹医保基金结存需包管69个月的支付需求,若偏离这一红线,过多或是过少都会出现问题。医疗保险基金结存过多在2009年之前曾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2007年,统筹基金的结存率高达34.8%,平均结存达21.5个月,其中累计结存最多的广东达到56.2个月。

记者按照公布数据初步统计发现,如果按照统筹基金与个人账户支出比例8:5的比例测算,2014年,有三个省市在达到这一准则设计目标时或许存在困难。2014年,天津市基金支出185亿元,但统筹基金累积结存只有2亿元;湖北省基金支出217亿元,统筹基金累计结存79亿元;贵州省基金支出87亿元,统筹基金累计结存仅23亿元。此外,重庆市基金支出156元,统筹基金结存为69亿元,也正接近红线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教授于保荣认为,医保基金此刻总体还是结余的,但这种结余一是历史上沉淀下来的,二是全国总体的数据,具体到当期和某个地区,不一定有结余。

随着参保人口结构变化,基金的可持续性将进一步受到影响。华中科学技术大学此前发布的《中国医疗卫生事业发扬报告2014》预测,2017年城镇职工根本医疗保险基金将出现当期收不抵支的现象,到2024年将出现基金累计结余亏空7353亿元的严重赤字。

创议 加快发扬商业健康险

专家认为,为构建更加全面的医疗保障体系,除了控制医疗费用增长、增强医保基金监管等办法外,还要发扬多种形式的补充医疗保险,其中加大商业健康保险支撑不可或缺。

从世界范围看,医疗保障仔肩多由政府、企业、个人三方协同承担。此刻,我国商业健康保险赔付支出在医疗卫生总费用中占比为1.3%,德国、加拿大、法国等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在10%以上,美国高达37%

近年来,我国商业健康保险发扬较快,已有100多家保险企业展开商业健康保险业务,产品多达2200多个,涵盖疾病险、医疗险、护理险和失能收入损失险四大类,保费收入达1123.5亿元。不过,由于保险企业长期以来和医院的协作不紧密,一些重大疾病的产生率、诊疗支出等信息,保险企业无从获得,保险费率的制订因此缺少科学引导依据,健康险产品盈利水平堪忧,市场规模仍有限。

在中国安全近日进行的《中国企业员工健康情况及医疗福利报告》发布会上,安全健康险营销总监尚教研暗示,从就诊支出数据剖析,社保目录内报销比例仅为48%,其余52%的医疗开销均须由员工自行承担,这些都使得员工面临一定的医疗开支压力。

事实上,政府在继续增补对医疗保障的支撑的同时,多次出台商业健康保险激励政策。去年10月,《有关加快发扬商业健康保险的若干见解》出台,进一步健全了商业保险发扬体系;今年5月公布的《有关展开商业健康保险个人所得税政策试点工作的告知》,正式开启健康险税收优惠政策的序幕。

如果大家经过一定的政策办法来加快发扬商业健康保险,就能够构筑由根本医保、大病保险、医疗救助、商业健康保险等有机衔接的医疗保障体系。保监会副主席黄洪暗示,这可以有用增补医疗保障供给,降低老百姓看病个人承担费用比例,切实减轻人民群众医疗费用负担。

    业内人士称,多重利好因素增进下,我国商业健康险有望加入快车道。2000年以来,我国商业健康险年均增速约为25%2014年市场规模达1587亿元,增速提高至41%,预计510年内将达到万亿级别。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